PhD新生陈钦华:我的梦想我的路
发布时间:2016-07-06 浏览次数:12234次

高中读的是上海四大名校之一——上海中学,本科是上海交通大学数学系,高考时的语文状元,作文还被刊登于《新民晚报》,现在他即将在高金PhD博士/硕博连读项目展开五年学习生涯……就是这样一位“学霸”,却自称自己只是在课堂上把该做的事情做完,课余时间更喜欢听中国民谣,读村上春树,看霸王别姬……今天我们就来认识下这个文艺型男――陈钦华,聊聊他对金融的认识以及对SAIF五年学习生活的期待。

我为什么不出国留学?

大三那年暑假,陈钦华的人生再次来到分岔路口,是出国攻读数学和统计学的硕士、博士,还是留在国内转读经济和金融的PhD?

“数学研究方向分得非常细,可谓隔行如隔山,再加上数学研究相对小众,对社会的贡献也许不会很直接体现。而做金融和经济学研究,如果成果能被监管层用到整个市场,或者为国家的政策制订提供一些参考,感觉自我价值更容易得到肯定和体现。”

陈钦华自认除了数学,自己对金融研究同样感兴趣,尤其是中国金融市场的研究。“因为这是一个新兴市场,很多地方很不完善,在成熟的西方国家用的金融理论,在中国市场可能都行不通,而越不完善的地方,研究的课题和机会越多。”

陈钦华经过冷静权衡,还是依从了内心的引导,决定转型至经济、金融研究。于是,去年他同时申请了国内三所院校的学术项目,但在拿着三份offer时,他还是毫不犹豫选择了高金。分析原因,除了同在交大的情结,陈钦华表示对高金早是“仰慕已久”。

“交大的学生基本都知道高金,尤其是MF项目在我们同学圈里很知名,无论是对学生的培养还是就业指导,都做得很好。我前几届学长学姐中有好几个进了高金,好像我们数学系的还蛮受高金欢迎的。”后来因为想报考PhD项目,陈钦华就对高金作了更多的了解,也更紧定了留在高金读金融PhD的决心。

“第一个选择的维度肯定是老师,高金的师资非常好,很多老师都是在国外拿了终身教职回来的,非常资深,这个规模应该在国内高校是绝无仅有的。第二个是学生基本都有一年的海外交流机会,即使在国内读博同样也可以到沃顿、斯隆这种国际一流的商学院去学习。第三个还是因为高金的教授都很愿意研究中国金融的问题,这么多研究中国金融市场的专业学者聚在一起,沉到市场踏实地做一些开创性研究,我可以直接近距离学习和请教,这就更加吸引我了。既然不用出国门就可以得到跟国际一样的金融培育,那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呢?”

除了这些,陈钦华还比较看中高金的博士培养模式,“我们的项目都是按西方最最顶尖的模式来培养的,研究的很多问题却都是针对中国市场,又前沿又接地气,还经常会请很多国际知名的学者过来做讲座,所以如果在国内读金融博士,高金肯定是最好的选择。”


五年后的路怎么铺就?

明确了未来的学习研究方向,陈钦华曾经游移的心不再摇摆。在拿到SAIF的Offer后,当年暑假,他即开始申请到金融企业实习。

“我去实习倒并一定不是为了将来要去这个企业或者从事这个行业,而是觉得要做好研究首先得清楚这个市场。我本科学数学的,对金融市场了解很少,通过实习,无论是做行研还是量化,都能帮助我了解这个市场运行的大致框架、模式和生态链,还有大家都在做些什么,有些什么问题,中国市场跟国外市场有哪些不一样,实习可以让我对这些有一个直观的认知和感受。”

陈钦华第一份实习是去海通证券的衍生金融部做量化研究员,实现个股期权仿真交易的定价及套利策略。后来又去广发证券的发展研究中心任行业研究员助理,负责统计编写日报、周报,整理公司的财务数据,完成买方的调研任务,参与撰写深度报告等等。今年他又参加了摩根士丹利的量化夏令营,在股票量化策略组做量化分析和研究。

这些工作,让陈钦华对金融行业以及中国金融工程的发展有了一定的认知,“金融工程在中国未来发展应该很有潜力,现在金融工程师主要分两种,一种是在卖方做衍生品的定价,另一类是在买方做量化投资。这一块对人才的要求其实比一般学金融的要高,因为你既要懂金融,还要懂数学、计算机。”

陈钦华这时发觉自己的数学功底在其中发挥了不少作用,“譬如做一些多因子策略的模型,或是做期权定价需要测算隐含波动率,这些都是非常数理的东西,需要有扎实的数学和统计功底。”

在陈钦华看来,金融研究分实证和理论两个方面,做理论模型的,对数学的要求非常高,因为需要拥有从实际中提取抽象的、普适的理论的能力。但如果做实证,数学只是一个辅助工具,设计越复杂的数理模型可能就是本末倒置。现在主流的学术界观点也认为,做好研究还是要有好的灵感和直觉,要对这个金融问题本身背后的问题有独到的洞见。

这个也正是陈钦华希望在SAIF五年的学习中能够得到的训练,他对此很期待也很有信心。

“我希望前两年能对金融领域最基本的一些研究方法和最前沿的知识有所了解,后面三年重点培养自己独立做研究的能力,能够独立地去研究一些问题,特别是中国金融市场的问题,发现问题、找到根源再尝试解决问题。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能力,你要知道哪些问题可以做,哪些问题值得做,说到底就是对学术的理解和把握能力。如果毕业之后想走学术这条路,都得靠自己研究,因此读博期间一定要把这个独立研究的能力培养出来。”

SAIF PhD项目的教育培训模式与国外一流商学院同步,学生入校后前两年重点打专业基础,进入博士阶段后,学生发现自己对哪个领域的课题比较有兴趣,就去找匹配的导师,结对展开研究。在研究中,导师不会直接给出课题,而是学生自己挖掘,自己学习,自己研究,有不甚明白或碰到困难时可以向导师请教。

这种让学生根据兴趣自己选课题、选导师的脱手式培养模式也是陈钦华比较欣赏的一点。

“国内高校,一般刚进学校就先定老师,这就决定了学生只能做这个导师研究的方向,而学生很多还没有接触这些学科,也没有深入的了解,很可能最后这个方向并不是自己感兴趣或擅长的,这时候如果想换会付出非常大的时间和机会成本。”

目前陈钦华对“中国金融市场的内幕消息怎样影响市场股价,怎样在机构之间传导”这个课题很感兴趣。在实习中陈钦华发现,央行今天刚刚宣布降息降准,但是股价并未如预期出现上涨,反而很有可能大跌,这是为什么?除了其他客观因素,有没有可能这个消息早已提前泄露,某些“有门道”的机构已经提前消化并反映在股价里面,等到闻风而动的散户摩拳擦掌冲进来时,发现“利好”早已变成“利空”。

类似课题,陈钦华很期待进入SAIF后能与他仰慕的教授们当面讨教。

作为新生的陈钦华,对于高金、对于高金的教授已是了如指掌,对于中国金融市场也已有了自己的独到理解和分析。窥一斑而知全豹,由此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何他能一路名校到此,报考数学系语文照样拿状元。这样一个宜动宜静,旅游、打球、K歌有约必到,听歌、看碟、读小说、打游戏样样溜,爱学习更爱生活的男孩,实在与我们传统印象中的“学霸”难以上靠边,他却笑称“学习和生活从来不是对立面,自己只是对学术和知识抱有一种敬畏心理,希望自己能多学点知识和技能,将来如果能去高校或者业界的研究机构做些纯粹的研究工作,未来能对这个社会贡献点价值,这就够了。”

我们期待着他在高金继续演绎他的精彩学习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