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钦华:感恩高金的博士“放养”模式
发布时间:2020-07-13 浏览次数:2554次

翻开陈钦华的学习履历,进阶之途可谓星光熠熠:高中就读于上海四大名校之一的上海中学,本科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数学系,此后又进入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高金),转而攻读金融学PhD。博士毕业的陈钦华即将正式入职花旗集团在香港的全球市场部,开始全新的职业生涯。

博采众长修炼金融内功

“敏于思而讷于言”,是很多人对陈钦华的第一印象。与陈钦华深入交流,则会发现他身上存在某种反差:既有博士低调务实的一面,亦有飘逸洒脱的一面。

在进入高金之前,陈钦华是上海交大数学系的一名学生。五年博士生涯,他在金融界的高质量期刊上发表了两篇论文,满绩3.30的情况下取得了2.99的总绩点,博士生资格考的综合成绩位列2017级博士第一,先后获得2018年国家优秀奖学金、2020年上海市优秀毕业生称号……这一系列成绩的取得,背后是陈钦华学习方式的不拘一格。

这位交大数学系的学霸,高考时却以语文折桂,作文还被刊登于当年的《新民晚报》。他喜欢村上春树,更迷醉于金庸笔下的武侠世界,曾翻来覆去沉醉于武侠小说、武侠剧的世界。在金庸构筑的幻想空间里,顶尖高手往往并不只属于某门某派,只有博采众长经历丰富才能成为绝顶高手。

“我对上海交大有着比较深厚的感情,所以在计划硕博连读时,毫不犹豫地又选择了高金。”现在回想起来,在高金长达五年时间的潜心研习,他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更进一步的思考,而本科时积累的数学基础也在某种程度上铺就了陈钦华未来的金融之路。

走进高金后,原本并无金融专业基础的陈钦华被教授们的博学和授课魅力所打动。作为金融专业的博士核心课程,侯恪惟教授的《实证资产定价》课程让他印象深刻。“侯老师人非常风趣幽默,他上课也特别有意思,从来不使用讲义,随便点开一篇论文,或者翻到哪个表格,就能给我们娓娓道来其中的巧妙之处,可见其功力之深,我的研究领域也是实证资产定价所以这门课对我帮助非常大。而每年结课之后侯老师还会跟同学们一起吃饭,交流生活中和学术道路上遇到的有意思的事情。”而宋风华老师的《公司金融理论》课程也让他印象深刻,宋老师能够把枯燥繁杂的金融模型变得生动易懂,让学生能够简单清晰地了解其背后最本质的原理,这对陈钦华来说受益匪浅。

教授们对学生的影响不仅仅体现在专业知识的教学上,还体现在未来择业观的塑造上。“学院的教授们都有非常高的学术追求,自然也希望博士同学们未来能继续去高校进行学术研究,不过老师们也都非常尊重和理解学生们自己的兴趣和职业选择。”陈钦华遗憾地表示,自己的学术水平有限没有选择继续做纯粹的学术研究,但未来如果在业界积累了足够的实践经验以后,还是非常希望有机会回归到校园,继续做研究,把理论知识和实践结合起来教给学生们。

“逼”出来的独立研究能力

2020年,陈钦华作为来自中国大陆两个实习留用的应届毕业生之一,拿到了花旗集团在香港office的offer。“我们部门今年的实习生中,只有2个毕业于大陆高校,后来我们两个都留用了。”谈及此,陈钦华谦逊地称“都是自己运气好”,但作为花旗今年录用的唯一一个应届博士生,他深切感知在高金五年积累的独立研究能力至关重要。

“博士的学习培养了我较好的独立思考能力及研究能力,这应该是我能够留在花旗的最大优势。”陈钦华分析,而这种研究及独立思考的能力,来源于“逼”出来的“放养”模式。

在高金的教授们眼中,世界越喧嚣,越需要独立思考,发出自己的声音。教授们从来不会替学生决定研究方向、论文课题,而只要求学生必须独立思考,所有论文的主题必须都由自己构思。

受应试教育一路熏陶下来的陈钦华,一开始对于这种教学方式还有点不适应,“每天都在焦虑地思考新的idea。”让陈钦华非常感恩的是教授们虽然不替学生选定课题,但只要有问题联系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回复。“不论是写邮件、发微信,或者约面谈,教授们再忙都会非常迅速地给予回应,为我们答疑解惑。我非常感谢我的导师王坦教授,他在学术方面态度十分严谨,思考问题又极有深度,培养了我严谨的研究态度;也要感谢迟业光、洪玉蓉、鲁小萌、楼栋等老师,他们带我研究入门,督促我独立思考有趣、新颖且重要的题目,让我意识到创新对于学术研究的重要性。还有一路走来有这么多博士同学的陪伴,大家一起生活玩耍,一起交流学术问题,让我这一路没有那么孤单。”

让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业

然而,读博的过程并没有理想中那么一帆风顺,论文的准备也经常是一波三折,有时陈钦华好不容易想到了一个自认还不错的新想法,还没从兴奋中回过神来面临的却是导师的种种“质疑”。

“每当跟导师交流新想法时,导师都会从审稿人的角度,先告诉你这个论文题目有不有趣值不值得做,再会对你的论文提出种种问题和推翻你猜想的可能性。但这其实就是一个引导我们深度思考、独立思考的过程。”正因为有了导师的循循善诱,陈钦华撰写论文时虽然前期比较纠结,但一旦确定方向后就思如泉涌,不仅能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完成论文,且质量还比较高。

他在硕博连读第一年写的论文“Smart Beta, Smart Money”发表于实证金融学领域的权威期刊《Journal of Empirical Finance》,并获得2017年 Auckland Finance Meeting CFA best capital markets paper award,而其衍生的另一篇论文“Follow the Smart Money: Factor Forecasting in China”近期又发表于《Pacific-Basin Finance Journal》。他第二年的暑期论文“Overpriced Industry and Investor Sentiment”则获得上海高级金融学院2017年最佳暑期论文奖。另外,陈钦华还有两篇工作论文“Arbitrage Crowdedness and Portfolio Momentum”以及“RMB Central Parity and Currency Return Prediction”。后者的研究主题是关于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定价机制以及其对于人民币汇率的预测作用,这是陈钦华最近与导师王坦教授合作的项目,“我非常喜欢这个研究项目,因为在研究过程中有助于我更好理解中国央行对于人民币汇率的干预机制,项目内容也跟我个人未来工作息息相关。”

在高金的多年沉淀,让陈钦华“金融服务实业”的想法愈加清晰。在他看来,外资银行是中国经济蓬勃发展的见证者,也是推动者,参与度日渐深入。而经过多年大浪淘沙,身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位列财富500强的中国企业正成为外资银行新的关注点。

“中国企业要走出去成为全球领军企业,汇率以及利率风险是必须克服的重要关口。”陈钦华直言,而事实上不少中资跨国企业在海外投资和生成过程中遭遇过显著的汇率以及利率损失,“我去年暑期在花旗的外汇及利率交易组时,作为final project我就选择设计了一个可以为拥有多币种外汇对冲需求的跨国企业节省外汇对冲成本的产品。如果以后继续从事人民币的汇率及利率的交易和研究工作,我希望以后能帮助更多的中国跨国企业进行更完善的汇率及利率风险对冲。毕竟最优秀的对冲方案,应该是基于对对冲标的风险的完善理解,以及对其未来价格走势更准确的预测”。

如今,中国金融业正迎来前所未有的改革开放,但中国距离成熟发达市场仍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当金融科技、人工智能、人民币国际化等风潮接踵而至,属于陈钦华这一代金融人时刻或已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