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梦柯:成为金融界的小C罗
发布时间:2016-07-05 浏览次数:994次

“非金融不读,非上海不去!”来自四川崇州的男孩张梦柯曾经立下了这样的誓言。


2011年7月,一声熟悉的邮件提示音响起,张梦柯屏着呼吸点开邮件,一看到“Congratulations…”这个单词张梦柯就知道的梦想完整地实现了因为这是来自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简称高金)的录取通知邮件。


誓言的兑现,既是终点是起点


在高金,尽管学习繁忙张梦柯依然不忘他最爱的运动——足球。这份不舍大都来自他的偶像——C罗,也承载着前行的动力


“梅西是天赋异禀的球员, 但天赋无法模仿。C罗能和梅西同日而语,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因素是他的后天努力。他热爱足球、坚定有毅力、有责任感。在生活中他很鼓励我。” 张梦柯如此解释。



爱上金融

初识金融张梦柯的第一印象是红绿”。高中时候张梦柯的好友在偷偷炒股在当时的老式手机上,张梦柯常常瞥到红绿色数字在不停跳动,饶有意思。


本科,张梦柯顺利进入西南财经大学就读金融系。当时对编程和建模非常感兴趣的他,和另外两个好友一起组队,参加了建模校队选拔赛。三兄弟当时都没有太强的建模背景,有的只是对建模的热爱和坚持。没有想到的是,正因为这份没有任何获奖功利心的纯粹,最后他们从校200多个参赛队中脱颖而出,位列第三,并代表学校参加全国大学生建模大赛,获三等奖,后来还参加了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大赛


 “当时比赛是春节时候大年年初我们三个就回到冰冷的寝室开始了三个通宵的准备一开始的建模最复杂也最难想不出来的时候我们三个就在走廊里晃悠。当时唯一最坚定的就是做出来的信念。”


也正是这个时候,张梦柯开始主动搜索国外优秀论文,学习别人的研究成果,并且在前人的基础上想办法更进一步。几乎每年寒暑假,张梦柯都在参加学校集训或各类比赛。爱编程、爱建模、爱金融、爱研究,当时的张梦柯已经隐隐觉得想继续深造,在量化上进行深入地研究。


大学时代的贵人刘俊老师坚定了张梦柯的想法。刘俊时任高金教授及西南财大金融学院院长,虽然常常国内国外两地跑,但只要一回国,他一定会抽时间和学生聊天,与张梦柯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 “一直都很感激。有这样优秀的老师肯花时间来和我谈话。刘俊老师给了我很多的指导和鼓励,他鼓励我考高金,在更高的平台上做金融研究。”



坚持所爱

凭借出众的品质和实力,张梦柯如愿进入高金开始了他的金融学习。“高金是个与众不同的平台。来了之后,接触了这里的课程,才明白本科时候的金融学习更像是经济学范畴。而高金完全参照国外的模式,这里的老师都是海外一流大学的教授,能给我们带来国际最前沿的知识。”


结束前两年硕士阶段课程后,张梦柯第一的成绩顺利通过了博士资格考试(Ph.D Qualification Exam),进入了正式博士生阶段。


张梦柯的导师是袁宇。袁宇老师是高金最年轻的副教授,致力于资产定价、行为金融等领域的研究,他的一篇关于投资者情绪和市场定价异常的论文获得了AQR Insight Award和Marshall Blume Prize的荣誉奖。在国际三大顶级金融期刊——《金融学期刊》、《金融经济学期刊》和《金融学研究评论》上,袁宇老师独占了所有有关投资者情绪文章的10%-15%。


“每周袁宇老师都会和我聊34次,有时候他会想到一个点子就来找我聊。这里的研究环境非常好,整层楼和全新的办公桌,教授都在同一层,所以平时能经常交流。“


在袁宇老师的指导下,张梦柯得以接触并了解国际前沿的课题、模型、研究方法。其中张梦柯最有成就感的是,跟着袁宇和他在沃顿商学院的导师、JF总编、美国金融协会前主席Robert Stambaugh特质波动率以及Mispricing Factor项目


这可不是简单的打杂,是实打实地做国际前沿的学术项目的机会不是每个学校都能提供的。”张梦感慨道。


这个项目对于数据处理和计算机编程的要求特别高,因为要重建美国股市的异象。作为研究助理,张梦柯负责帮助重建美国股票市场最为显著的11个异象指标(动量、投资、盈利能力、应计项目等),并且利用主成分分析法将这11维信息降低到2维,从而得到2个系统性的“价格偏差”因子。然后这两个因子结合市场因子和市值因子,构成了新的四因子模型。该模型有效地解释了美国市场上Fama-French三因子模型,甚至是最新的五因子模型无法解释的大多数异象,为因子模型领域、行为金融领域的学术研究做出了贡献。这个项目论文也成为了2015年中国金融国际年会(CICF)开幕仪式上的主旨演讲文章


 “来高金之前,对老师的印象感觉很遥远,因为学术水平太高了。进入高金后,我才发现这里的老师都非常平易近人。记得有次,我在电梯里碰到王江(院长)、张春(执行院长)和王坦(副院长)老师,下楼开门的时候,王江老师摁住电梯门,说同学你先走。”



责任心

张梦柯觉得,能进入高金,不仅仅是他的聪慧使然,更为重要的是,他发现高金对于人才的品质和道德也更为重视。


可能是家庭的培养或者从小的性格我一直觉得责任感非常重要。”从小学、初中、高中直至大学,张梦柯一直都是班长。“小时候,通常是读书好的做班干部,但是渐渐到了高中、大学,决定因素就不只是单一的成绩了。” 从成都的区县城市崇州参加外地生招生考试,在3000多名考生中脱颖而出,考到成都七中,最开始张梦柯并不是班里名列前茅的学生,但是凭借他的公信力、感染力和人气,一进高中就当上了班长。


高考时遇上了汶川地震张梦柯组织好所有住校的外地生同学,保证大家都在一起并互相照应,以免落单。张梦柯还记得地震的第一天,他的室友很紧张,拍拍他说,“没事,你先睡,我把关,有余震了就叫醒你,一起跑。”就在隔壁屋听了一夜的广播。


现在在高金博士的生活虽然忙碌但大家偶尔也会组织集体出游。去年他们就一起去了一次三清山看到女生都是背了箱子去登山,张梦柯和其他男同学都主动帮忙一起边拎箱子边爬山其中最多的一天爬了10多个小时,从早上7点到晚上6点。“不应该让女孩子自己背东西爬山嘛”张梦柯笑笑。


除了金融,除了足球,张梦柯还有很多爱好,如跑步、电影,而这些无一不是一开始就很喜欢,而且坚持到底的爱好。问到他最希望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他说“阳光、乐观、踏实……”接着他又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还有就是,希望自己能成为真正博学的人”。